江小喵

【利艾】(花吐症paro)上篇·毒

很好看

辰时海:

利威尔是在一个清晨发现自己身体的异样的,吐在水池里的漱口水中,飘着几朵小巧的白色花朵。利威尔皱了皱眉,他一直嫌那些小植物养起来麻烦还招虫子,最重要的是脏死了,所以从来不养。他的房间基本不让人进,更别说带着花花草草进来了。


印象里宿舍外面也没有这种花,而且他当时特意挑了了离树远得房间,为了确定,利威尔打开洗漱间的小窗扫了两眼,包括窗边的墙缝,视线所及之处,没看到这种花。刚想收回视线,就瞟到一个人在院子里打扫的艾伦。


少年只穿着单薄的长袖T恤,腰带一束,把少年匀称坚韧的身材勾勒得很好看,熹微晨光中少年拿着扫把一丝不苟的神情让利威尔没来由的心情很好。喉咙一阵痒,利威尔右手握拳挡在嘴唇前咳了两下,却感觉有什么落在手心。


艾伦仿佛感受到什么似的,抬起头看向那扇小窗,却什么也没看见,只是在灿金色的阳光中,隐隐约约看到了缓缓飘落的白色物体,小小的,看不清是什么,艾伦没有太在意。


房间里的利威尔死死盯着手掌心的花朵,白色的、微微卷翘的柔嫩花瓣,像一个白色小钟,带着馥郁的香气。即使不想承认,但是眼前的一切都在明明白白地告诉利威尔,这些花都是从自己嘴里出来的,喉咙里还残留着甜香。虽然艾伦证明了“巨人=人类”这样的公式成立,但不代表其他非自然的事情也在利威尔的接受范围之内,比如一夜之间自己突然变成了会吐花的奇怪生物,就算说是怪物也不为过吧。这样想的话,反倒是和那个小鬼变成一类人了。


利威尔摇摇头,在想什么啊,先瞒着其他人好了,如果没有什么大问题的话。


距离第57次壁外调查还有一个星期,小鬼最近的训练主要还是和韩吉的实验,以及和自己班里的其他人练习格斗。


利威尔本来想过亲自给艾伦训练格斗,但是担心自己下手万一没个轻重把小鬼打坏了,虽然那个小鬼拥有巨人的恢复能力,但是……自从在审议所被自己踹了一顿之后,现在自己稍微靠近,小鬼都会整个人打个激灵,战战兢兢地看着自己。相处了一阵子之后已经好了一些,但是有一次艾伦和佩特拉他们一起坐在桌边,利威尔走到艾伦旁边,习惯性地抬腿要踩在椅子上,艾伦却迅速地手撑桌子往后一跳,然后退得老远蹲下,死死抱住脑袋,动作之迅速利落,饶是利威尔班的成员们包括利威尔也都为之咋舌。


利威尔看着抱头蹲防的艾伦,眼角跳了跳:“小鬼,出息呢?”


韩吉当时也在旁边,指着利威尔笑得直不起腰,还要搭着利威尔的肩嘲笑他:“让你当时下手那么狠,这下子小艾伦是永远不可能和你亲近了哈哈哈哈哈。”


利威尔右脚一挪死死踩在韩吉的脚上,同时抬起手臂对着韩吉的肚子就是一记肘击。


韩吉登时倒在地上打滚,不知道该先捂自己的肚子还是揉自己的脚。


完全不打算搭理那个混蛋四眼,利威尔走到艾伦身边拎着少年身上的皮带把人拖到了边上:“没休息好?”


艾伦愣了愣,刚想开口就被利威尔打断:“别否认,黑眼圈都要长到下巴了。”


艾伦地下头看着自己的鞋尖没有说话。


“怎么?养尊处优的小鬼睡不惯潮湿的地下室?以后壁外调查要睡在条件更差的地方。”语气微凉,带着点嘲讽。


也许是被利威尔的语气刺激到了,艾伦抬起头急急忙忙地否认:“不……不是的兵长,只是……”


“说,别吞吞吐吐的。”


艾伦垂下眼睑,细密柔软的睫毛在眼下打下一片阴影,看起来乖顺又安静:“只是最近总是做噩梦。”


利威尔挑眉:“哈?你是三岁小孩吗?难道还要你妈妈在边上给你唱摇篮曲你才能好好睡觉吗?”


艾伦立刻把头摇得像拨浪鼓。


“那就自己想办法解决,明天别让我看到这个要死不活的样子。这种状态去参加壁外调查你是嫌命太长了吗?”


利威尔对着镜子整理好领巾,想到第二天那个小鬼顶着丝毫没有消减的黑眼圈小心翼翼地看着自己的眼神,微微勾了勾嘴角,明明就是个臭小鬼,把自己装得那么像大人做什么。


下楼看到一尘不染的院子,利威尔被莫名其妙吐花影响的心情终于恢复了那么一点点。


扫了精神饱满地训练的小鬼一眼,利威尔满意地轻哼一声,眼底划过自己也不曾觉察的温柔,转身去自己的办公室,最近有很多文件。喉咙又是一阵痒,利威尔压抑着咳了两声,感受到几乎没有重量的柔嫩植物落在掌心,以及那清甜的香气,微微皱眉,随即将手里的东西塞进了上衣口袋。


蘸着饱满的墨水,钢笔在纸上划过流畅的痕迹,留下一串漂亮的花体英文,龙飞凤舞,飞扬跋扈。都说字如其人,纸上的字迹骄傲张扬得仿佛无所畏惧,棱角分明却又藏着不易觉察的温柔。


走廊上传来熟悉的脚步声,欢腾得噼里啪啦响,利威尔啧了一声,从笔筒里抽出一支铅笔,头也不抬地朝门口投出去。


铅笔飞速地穿过酒红色的头发,钉在办公室对面的墙上,几根发丝飘落。


“啊啦好险好险!利威尔你太过分了啊!”韩吉一边惊呼一边走进办公室,大喇喇地坐在利威尔的办公桌上,接着利威尔手边寒光一闪,韩吉几乎在一瞬间落到地上站定,锋利的小刀已经指向韩吉刚在坐的地方。


“迟早把你的后颈肉削下来。”小刀在利威尔手指间翻了个漂亮的花稳稳地收回刀鞘。


韩吉依旧笑嘻嘻的:“你刚刚没下手是因为坐着不够高吗?”


利威尔连眼皮都懒得抬,这个混蛋四眼死十次都不够。


韩吉看到利威尔随意夹在书里的白色小花,刚想伸手去拿就被利威尔拍了手腕。


韩吉就看着利威尔把书合上丢进了抽屉,随口问道:“山谷百合?”


利威尔这才抬眼看向韩吉:“你认识这种花?”


韩吉点点头:“嗯,见过,听说代表着‘幸福的到来’,内地那些贵族和王室的婚礼上经常用来做新娘的捧花。”


利威尔若有所思:幸福……的到来吗?随即嗤笑一声,幸福什么的,也就是内地那群猪猡心安理得地享受着物质的富足和肉眼可见的安宁的自欺欺人罢了。


“但是这种花还有一个名字。”韩吉突然一脸揶揄地凑到利威尔面前,贱兮兮的表情让利威尔恨不得直接抓着这个奇行种的脑袋从窗户丢出去,摔死算老秃子的。


“Our Lady’s Tears,小姐们可以通过送山谷百合向爱人传达爱意哟~。”


利威尔抬手推开韩吉的脸:“我对那些叽叽喳喳的跟鸟儿似的大小姐没兴趣。”对他来说那些女人不过是用华丽的衣料裹起来的尸体,用劣质的香料掩盖着内部的腐烂,就算是笑起来也没有那个小鬼好看。啧,那个小鬼的脸为什么会在这时候冒出来。


韩吉见利威尔一脸的嫌弃转为皱眉,摊手笑道:“你这个样子,王城那些爱慕你的小姐们可是会伤心死的。”


利威尔继续批文件表示那关他屁事。


“不过这种花有毒哦。”韩吉漫不经心地说,随手拿起利威尔桌上的一叠夹好文件放在手指尖转着玩。


利威尔眯起狭长的眼睛:“说清楚。”


“这种花的花体、浆果、茎叶都有毒啊,尽量不要用手搓捻,也不要吃,中毒救治不及时的话会死的哟”见利威尔沉默了韩吉继续说,“从表面完全看不出来的属性吧,明明那么可爱的花,所以虽然花语是‘幸福的到来’,但是有种说法是幸福会来得特别艰难。”


利威尔握着笔的手紧了紧:“中毒症状。”


“口腔发炎,腹痛、恶心、呕吐、腹泻,心跳紊乱、呼吸急促,嗯我想想,还有麻木、眩晕、痉挛……”还没说完韩吉见利威尔越发严肃的脸色,瞪大眼睛问道:“利威尔你不会吃掉了吧?!别见到喜欢的就想着吃掉啊!但是你死了的话我可以解剖你吗?毕竟是‘人类最强’啊!还有……”话还没说完,一个文件夹就径直砸上了韩吉的脸,强行打断了他的话,随之而来的还有利威尔不爽的声音。


“你什么时候见我喜欢就往嘴里塞。”


韩吉把文件夹扒拉下来,扶了扶被砸出裂缝的眼镜,一脸正经:“有啊,小艾伦啊~”


利威尔微不可见地一愣,随即嫌弃地说:“说什么傻话。”接着就把韩吉扔出了办公室。


韩吉一边吵吵嚷嚷地骂着利威尔多么过分,一边笑着摇摇头,一个白痴爱上一个笨蛋,两个迟钝又缺根筋的家伙。


夜深之后,利威尔照例来到地下室,替艾伦掖好被子。打发艾伦回去处理好睡眠问题的第二天晚上,利威尔亲自去了地下室,看着一脸痛苦皱着眉头眼角还带着一点泪痕的艾伦,伸手强行把艾伦的眉头揉开,谁知道小鬼居然没有醒,想来白天的训练那么累怎么可能不想睡。艾伦只是微微张开眼睛迷迷瞪瞪地蹭到利威尔身边。


利威尔看着小动物似的团在自己身边的小鬼,嘁,不就是个小鬼吗?非要把什么都背负在自己身上。


从那以后每晚艾伦睡了以后到地下室给艾伦盖被子,陪在艾伦身边,看着他抓着自己的手蹭到自己旁边,甚至有时候轻轻拍他的背哄他睡觉,然后清晨在艾伦醒之前回自己房间就成了利威尔的例行功课,甚至到后来利威尔嫌坐着睡累直接往艾伦被窝里一挤,搂着小孩儿就睡了。


利威尔从来没有意识到任何一个没经过他同意和他进行肢体接触的,不论是谁都会被他揍一顿,而他就眼睁睁地看着艾伦抓着他的手蹭到他身边,也没有注意他轻轻拍着艾伦的背时的动作是多么轻柔。


这天晚上利威尔躺下扫了艾伦一眼见他睡得挺好,就也准备睡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轻轻的“兵长”,利威尔睁眼看向躺在边上的小鬼,见他是在说梦话也就没打算管他。


只是刚闭上眼睛就又听到小鬼锲而不舍的“兵长兵长”,利威尔啧了一声睁开眼睛不耐烦得想揍人就见那个小鬼带着浅浅的笑意,毛茸茸的脑袋转过来在他肩头蹭了蹭抓着他的袖子睡了。


“麻烦死了。”利威尔低低地呢喃着,却感觉到心跳一下一下的,如同擂鼓,在寂静的夜里异常清晰,伴随而来的是喉咙的不适。


“咳咳……”利威尔立刻捂住嘴生怕吵醒了小鬼,吐出来的花比早上多了一倍。


把花放在自己外套上,感受到自己依然不愿意平息的心跳,即使是初次出墙面对巨人也没有这样强烈的心跳。


利威尔用手捂住眼睛,完了,吐了一天的山谷百合,终于中毒了。

评论

热度(128)

  1. 江小喵辰时海 转载了此文字
    很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