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小喵

【利艾】(花吐症paro)中篇·误解

好看的很

辰时海:

利威尔并不畏惧死亡,也想过自己说不定哪一天会死在巨人口中,和所有牺牲的部下一样成为史册上的一个名字,身披自由之翼在壁外驰骋,真的为所谓人类献出了心脏,毕竟好过一生在不见天日的地下街,运气不好死在宪兵枪下或是运气好作为一个混混头子老死在自己的房子里。


对于利威尔,一开始他所想的只有活下去,至于为什么,他也没认真思考过,大抵是从小刻入骨髓的本能,后来自己的部下一个一个倒下,活下去还为了连带他们的份,灭杀所有巨人。遇见那个小鬼之后,利威尔会开始担心,如果自己死了,谁来保护那个一心把自己交付出去的蠢小鬼,如果那个小鬼暴走,自己也定然会将他斩杀,不会有任何犹豫,为了人类那一定是正确的,但是对于自己呢?他不知道,他不知道杀了那个小鬼之后,自己会不会后悔,会不会用漫长的余生去反复咀嚼那份痛楚,永无休止。


毕竟被花毒死真的太蠢了,所以尽管利威尔觉得非常丢人,还是一早就去了韩吉房间,毫不意外地看到韩吉又趴在一堆资料上睡着了,口水淌了一桌子,在稿纸上留下了一片水渍,利威尔在心里告诉自己以后韩吉的纸都不能碰了,然后一点也不客气地抬起腿踹在韩吉身上:“醒醒。”


看着被眼镜压出痕迹脸上还印着纸张的墨迹,眼下一片乌青的韩吉,利威尔无奈地抓着韩吉的头发把韩吉丢进了洗手间,指示她洗漱。


“绿呜矮,五噢了(利威尔,我饿了)。”


利威尔啧了一声去食堂买了早餐丢在洗漱完一脸神清气爽的韩吉脸上。


因为利威尔不想看韩吉含着一嘴被嚼得乱七八糟的食物和自己说话,就靠在韩吉窗边等韩吉吃完。


韩吉研究分析艾伦的资料忙了一晚上凌晨才趴在桌上睡着,现在饿得不得了,正吃得欢,突然觉得房间里的温度降了好几度,转过脸就瞥见和平时一样没表情的利威尔细长的眼睛里翻涌的锐利危险的光芒,仿佛要直直穿透窗玻璃。


啧啧啧,能让没神经的兵长大人情绪起伏这么大的一定只有小艾伦了,顺着利威尔目光望去,果然在一堆新兵里看到了小艾伦的身影,和旁边的金发女生有说有笑,边上还跟着一个安安静静的漂亮黑发女生。


虽然艾伦在他们面前也是温和可爱的,但是从来没有像在同期生之间这样笑得开怀,不过不得不说小艾伦异性缘真好。


韩吉看着就差把“我在吃醋”写在脸上的利威尔无奈地摇摇头,拥有野兽一样直觉的兵长大人在感情方面真是迟钝得一塌糊涂啊,大清早把自己叫醒十有八九也是为了小艾伦吧,想到这里本着一颗对同僚关心爱护的心,韩吉飞快地消灭了自己的早餐准备来听一听利威尔的问题,绝对不是为了八卦。


“所以找我什么事啊~?”


利威尔收回目光,看向韩吉,似乎在做心理建设。


难道是终于发现自己对小艾伦的感情了?想到这里韩吉激动得脸都涨红了,眼睛里泛着精光。


利威尔看着露出和抓到奇行种一样表情的韩吉皱了皱眉:“便秘了吗?”


韩吉把头摇得几乎要甩出去:“不是不是你快说。”


利威尔有些无奈,这个臭四眼看起来真的一点都不靠谱啊!


“我好像中了山谷百合的毒。”


“哈哈哈哈我早就知道……诶?等等你说啥?”韩吉一下子没反应过来,难得有些愣地看着利威尔。


然而还没等到回答,韩吉就看到利威尔突然猛烈地咳嗽起来,平素偏白的脸色因此泛起了一层红色。


利威尔攥紧手中的花朵,缓了一会儿蹭了蹭嘴唇,利威尔对着韩吉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刚在想要怎么不说话和韩吉沟通,这个情况怕是那些花张嘴就来,还没考虑出个结果就见韩吉神色一变,对自己说:“利威尔,血。”


利威尔用空着的手抹了抹嘴唇,看到自己手指上的血迹。


白皙的指尖和鲜红的血迹形成鲜明的反差,韩吉严肃了脸色上前一步抓住利威尔紧握的手,但利威尔死死攥着不肯放开,韩吉瞪着利威尔,两人就这样僵持着。


刚刚被利威尔咳血吸引了注意,韩吉这才嗅到空气中淡淡的清甜香气,韩吉有些无奈,利威尔最近是和这花杠上了吗?!这样想着韩吉决定诈一诈利威尔。


“利威尔……你的花……”利威尔一瞬间变了脸色,表情终于松动,转开了视线慢慢摊开了手掌。


喂喂,我只是想随便诈一诈,完全没想到你手上是花啊……看着利威尔手上东西的韩吉怔住了,看看利威尔又看看他的手。


小巧的白色花朵被捏得只能模糊地看出花原本的形状,纯白的花瓣上沾染着点点血迹,红得触目惊心。


韩吉找来一张帕子,小心地把利威尔手里的花放到手帕上。


“花吐症……吗?什么时候开始的?”


“昨天早上,花吐症?”利威尔难得露出疑惑的样子,言语间小小的花瓣悠悠地飘落,在落地之前消散于尘埃之间


韩吉瞟了手帕一眼,上面已经只剩血迹,没了花瓣的踪影,点点头:“一个人因为暗恋未果才有可能染上的疾病……”韩吉顿了顿,缓缓地吐出两个字,“绝症。”


利威尔的眉毛拧成了一个疙瘩:“暗恋?什么狗屎玩意儿?”他,利威尔,调查兵团兵长,什么时候莫名其妙有了暗恋的对象?


韩吉有些无奈:“你先别否认,花吐症是无药可医的,治好的方法只有和你暗恋的人两情相悦然后接吻。”


利威尔仿佛在听什么荒诞的故事,视线转了一圈回到韩吉的脸上,定定地说:“我没有什么见鬼的暗恋对象!”声音里带上了隐隐的怒气。


“利威尔……那个人是谁你其实心知肚明不是吗?”


韩吉直直地看着利威尔,目光仿佛利剑戳进利威尔心底最深处,挖掘出利威尔自己也不愿意面对的秘密。


脑海里骤然浮现的是那双祖母绿的眼眸,带着不屈和坚毅,藏着真诚和善良,不论是谁都不能使其屈服,不论是谁都不能让黑暗侵染那份清澈,流光溢彩。


利威尔知道,自己在感情上大概是有些迟钝的,但他是迟钝不是傻,所以他其实看得出佩特拉看向自己时眸子里亮晶晶的爱慕,也感觉得到自己对艾伦的不同。


但是他本能地逃避这个事实,倒不是因为性别,而是因为他们的前方是无数蠢得要死的巨人还有更多未知的危险,他们身后是抓住一切机会想折断他们羽翼,将他们踩在脚下的猪猡,同伴在不断死去,他没有时间和立场停下来去感受那一点点风花雪月的情绪。而且总统将艾伦交给他是因为他有能力压制暴走的艾伦,如果自己爱上了那个小鬼,对于内地的那群家伙来说自己就再也不是保险了,甚至可能变成巨大的威胁,那样的境地里艾伦会落到谁的手上被怎样对待。


况且,人类最强不能有软肋。


世界残酷如斯,根本不允许那一点点萌芽的存在,即便那棵小草芽努力地冲破土壤和砾石的阻碍钻出地平线,也会在顷刻间被现实的车轮狠狠碾压,化作齑粉。


所以利威尔一直压抑着那份情感,一次又一次地告诉自己,那只是对难得出现的一个对自己胃口的小鬼的欣赏,其他什么都没有。


这样想来,昨晚躺在小鬼身边不安分的心跳大概也不是因为中毒吧,利威尔在心里嘲笑了自己一把,居然会因为小鬼的一句梦话动摇成那个样子,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利威尔……”去和艾伦表明心意吧。


“不可能。”利威尔迎上韩吉的视线,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


绝不可能。


两人对峙良久,最终韩吉败下阵来,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利威尔,这样下去你会死的。”


利威尔的眼神闪了闪,看向窗外:“我还有多少时间?”


“多的话,三个月。”


“少的话呢?”


“十几天。”


利威尔垂下眼睑,沉吟片刻,壁外调查是能熬过去了,先撑着吧。


“想要克制吐花的症状?”在利威尔抬眼的一瞬间韩吉便开口问道。


“嗯,不然迟早被其他人看出来。”


韩吉点点头,走到房间里的小实验室,以前看到这个病症的书还在,上面记录着调配抑制症状的酸性药水的配方,韩吉原以为这只是个传闻,自己永远没有用到的一天。


没想到,还是在她觉得是石头做的利威尔身上。


韩吉将一小杯药水递到利威尔手里:“这种病到后期会越来越痛苦,可能是身体各个器官开始衰竭的原因,药水除了抑制吐花的冲动,还能缓解病情,但是有副作用,喝下去以后如果要吐花的时候会全身疼痛。”


“没了?”利威尔看着淡黄色的药水。


“按书上记载的话,没了,但没人试过。”


利威尔眼中波澜不惊,一仰头就灌了进去,酸涩的药水饶是利威尔在韩吉看来瘫痪的面部神经也活动了起来。


利威尔放下药水,转身往外走:“谢了。”


“每天来喝一次啊。”


利威尔嗯了一声当作回应,看着男人挺拔但还瘦削的背影,韩吉忍不住开口:“利威尔,你有没有想过艾伦对你是什么想法?”


利威尔的脚步顿了顿,什么也没说,打开门出去了,只留下“咔哒”的关门声。


走到操练场地巡视了一圈,看到那个小鬼利落的动作和认真的眉眼,利威尔心下一片柔软,什么啊,最后这颗心脏是要献给这个小鬼了吗?


接下来的几天,利威尔尽量避开艾伦,没和他打照面,白天想咳嗽的次数倒也少了,但夜晚躺在艾伦身边时,全身仿佛被撕裂般疼痛,偏偏那个小鬼还喜欢蹭着他睡,利威尔只能紧紧抠着床沿,关节都泛成青白色,等熬过疼痛后额头上早已布满了一层冷汗。但睡在艾伦身边还有因为艾伦情绪波动大的时候似乎连药水都抑制不住病情了。


利威尔很讨厌无意义的死亡,不论是别人还是自己。


但是因为喜欢小鬼所以吐花而亡到底算什么呢?


我死了以后,谁来保护你呢,利威尔看着小鬼睡梦中安静的容颜,闭上了那双迸发着光芒的眼睛,安稳睡着的小鬼平添了几分稚气,你也不是非要待在我身边的对吧。你的那些同期,还有那个熟人,听说是可以继承我名号的人,虽然我也记不住她的样子,也对,记住你的样子就够了。


白色的花一朵一朵地从利威尔指缝间落下,消失不见,留下一屋子的香气。


距离壁外调查还有一天,被称为最强人类的利威尔兵长病倒了。艾伦急匆匆地赶到利威尔房间门口,却不敢进去。


韩吉看着满眼担忧的新兵,温和地笑笑:“进来吧艾伦。”


“兵长他……怎么了?”


“工作训练强度大,晚上又没休息好,累倒了。”韩吉避重就轻,临近壁外调查本来就忙得很,利威尔还每天晚上都去陪着艾伦,花吐症和抑制药水,怎么可能不拖累身体。韩吉突然转脸看向艾伦,胳膊搭在艾伦肩膀上,“不过哦,小艾伦,你知不知道利威尔他有喜欢的人了啊?”韩吉坐在利威尔桌前托着腮笑眯眯地看着利威尔,眼眸里闪动着狡黠的光,话却是对着艾伦说的,“说不定是因为……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啊……相思成疾?啊啦说不定是晚上想心上人想得睡不着。”


“利威尔就交给你照顾了啊~”韩吉看了利威尔一眼掩上门摇摇头,真当自己是铁打的。


韩吉临走时促狭的表情让艾伦一阵心慌,难道是自己对兵长的感情表现得太明显了吗?而心慌之后则是汹涌而来的哀伤,利威尔兵长他……原来有喜欢的人了吗?


是谁呢?能被兵长喜欢的人?一定是很优秀很优秀的人吧,而不是他这样的怪物……


艾伦坐在利威尔床边,看着男人的黑发散落在枕头上,带上了柔软的弧度,平时凌厉的眉眼此时也柔和了下来,兵长最然总是一副凶凶的不近人情的样子,但是其实很温柔呢,不知道兵长面对自己喜欢的人的时候是什么样的表情?


不敢直视自己的长官的少年,一直都不知道利威尔看向他的神情有多不同,灰蓝的冰冷眼底盛满温柔。


艾伦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想碰一碰兵长的脸,总觉得再也没有这种机会了,修长的手指和长官白皙的皮肤只有咫尺之遥时,艾伦听到了男人凉凉的声音:“你在干什么?”


艾伦吓得缩回手,小心翼翼地看向利威尔的眼睛又飞快转开了视线。


利威尔捂住嘴唇,淡淡地说:“出去吧。”


艾伦行了个礼就匆匆忙忙地落荒而逃,跑出去时还踢到了墙角,掩上门后少年一路狂奔回自己房间掩上门,大口地喘着气。


一定被兵长讨厌了吧。


艾伦走后,利威尔摊开手掌,白色的花瓣慢慢消散。


壁外调查并不顺利,阵型被女巨人完全打乱,利威尔带着利威尔班在巨木之森狂奔,身后的部下一个一个化作血液飞溅,当场殒命。


艾伦想动用巨人之力他能理解,以他的班配合化身巨人的艾伦捕获女巨人也不是不可能,虽然老秃子那边也有计划。


最后艾伦还是选择了相信他们,他反倒是有些意外随即心下了然,这个小鬼向来最看重自己的同伴了啊。


而后按照埃尔文的计划困住了女巨人却还是没能把后颈里的家伙拖出来,女巨人被她吸引来的巨人啃食的时候,利威尔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点不安,听老秃子的指示补充了气体和刀刃之后看到的就是林子深处突然炸裂的金光。


利威尔几乎是一刻不停地赶过去,看到的是陈尸林中的贴身部下们,利威尔几乎是麻木地用冷静的眼神看着这一切。


他们是拼上了性命去保护那个小鬼吧,利威尔抛出锚钉离开佩特拉死去的那棵树,当务之急是先找到小鬼。


艾伦化身的巨人的残躯失去了头颅,在冒着蒸汽,后脖子整块被咬掉了。在快接近女巨人时利威尔一把捞住紧追着女巨人的那个士兵,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女人十分执着地认为艾伦没死,但判断还算冷静,两人一边追着女巨人一边分析状况,那个女人恶狠狠地瞪着利威尔:“说到底如果你能好好保护艾伦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这种视线,利威尔想起法庭上自己踹了艾伦一顿的那个时候。


“这样啊,你是那个时候的……艾伦的熟人吗?”


原来是她啊,在法庭上艾伦自身难保还要拼命撇清她的关系,不论如何也要保护的人吗……


利威尔认真地看了三笠一会儿,回身向前。


看着前方女巨人的身影,无论心里有多少恨利威尔也必须作出最有把握的判断,啊啊他知道有很多同伴死在这个家伙手里,包括自己的班,还掳走艾伦,光是这些都够她死几百次了。


但是那个麻烦的硬化能力,虽然不甘,但目前也必须先把艾伦抢回来。喉咙又开始发痒,难以抑制的疼痛窜过四肢百骸似乎要钻入骨髓。


啧。


咬了咬牙强行忽略刺骨的疼痛,利威尔将手中的刀刃一反,在女巨人转身的瞬间旋转飞身上前削弱她的四肢,正准备去救艾伦时却见那个新兵想砍女巨人的后颈和女巨人抬起的手,啧,别给人添麻烦啊,这些麻烦的小鬼。


不想再增添伤员了,更何况这个小鬼是艾伦重要的人。


利威尔推开那个女人,踏在女巨人手背上,身体的疼痛在叫嚣着不让利威尔忽视它,本来就没站稳的利威尔脚踝一扭,顾不得疼,利威尔把重心放在另一只脚上,借用装置的力量飞到女巨人面前,手起刀落,把艾伦从女巨人嘴里拖出来。


利威尔看着手里黏糊糊的小鬼:“大概没事……还活着,虽然很脏。”


看着一下子放松下来的女人,利威尔指示撤退:“难道满足你个人的欲望更重要吗?”斟酌了一下词句,“这是你重要的朋友吧。”


返程途中割下部下们胸前的自由之翼时利威尔不由地想,如果有一天面对的是艾伦的尸体时自己会是怎样的心情,然后自嘲地摇摇头,先死的难道不是自己吗?


在不远处看到那个女人守在艾伦身边,利威尔神色如常地骑着马往前,灰蓝的眼眸像冰冷的玻璃珠,波澜不惊。

评论

热度(76)

  1. 鶖紅陌夏蟻裳披來永晝十七辰时海 转载了此文字
  2. 江小喵辰时海 转载了此文字
    好看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