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小喵

【利艾】(花吐症paro)下篇·幸福

辰时海:

回到调查兵团旧总部的第二天晚上尽管艾伦不同意,但还是初步制定了捕捉女巨人的计划。


开完会后完阿尔敏和三笠到地下室看望艾伦,走进房间三笠吸了吸鼻子:“艾伦你房间里怎么有一股花的香味?”


艾伦愣了愣细细地闻了闻才发现房间里似有似无的淡淡香气,而且有些似曾相识。


三笠立刻就黑了脸:“是不是有人给你送花了!”


艾伦有些无奈:“真的没有啊。”但是那个味道好熟悉。


和阿尔敏、三笠聊了一会儿,因为怕三笠担心,阿尔敏趁三笠不注意时问艾伦是不是又做噩梦了。


艾伦否认说:“最近一直都睡得很好啊。”


阿尔敏看起来欲言又止,沉吟片刻才轻轻地问艾伦:“你床边的木头是你抠坏的吗?”


艾伦认真地看看床沿摇摇头道:“不是我……”


阿尔敏皱眉严肃地低声说:“你小心一点,最好和兵长说一声,如果花香和床板都不是你做的的话,有可能就是半夜有人潜进来了。”


送走阿尔敏和三笠,艾伦躺在床上,思绪有些乱,前辈们的死,阿尼的身份,房间的花香……


利威尔到地下室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小鬼蜷在床边睡着的样子,利威尔啧了一声把艾伦推到床里面,替他盖好被子,然后轻手轻脚地躺下。


艾伦在梦里看到自己和兵团的其他前辈围着阿尼,阿尼看着他,冰蓝的眼睛里是满满的悲伤和绝望:“我不是巨人……为什么怀疑我……”


不是的……


画面一转,巨木之森里满身是血的前辈们拖着被女巨人打飞的扭曲身体缓缓地向他走来:艾伦……都是你……为了保护你……我们才会死……


不是的……对不起……


前辈们身后有一个影影绰绰的人影,艾伦瞪大眼睛费力地看了好一会儿才看清,不高大却十分挺拔的身材,凌厉的黑色短发,玻璃珠般的眼睛冷冷地看着他,那双眼睛里有厌恶,有仇恨,有蔑视,翻涌着各种负面情绪,不带一丝柔和的温暖:艾伦,是你,做错了选择,害死了我的部下。


不是的不是的……


兵长和前辈们站在一起,冷冷地吐出两个字:怪物。


怪物!怪物!


没用的怪物!


“不是的……兵长……对不起……前辈……”


利威尔是被艾伦的呜咽吵醒的,从那些断断续续的词句中判断出小鬼梦到了什么,利威尔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谁都会做错选择的啊,这个笨蛋小鬼,这样想着利威尔把小鬼揽进自己怀里,少年的身体带着清新的独特气息和皂角的味道混在一起,闻起来特别的舒服,利威尔轻轻地揉了揉怀里小鬼的脑袋,拍着他的背。


艾伦感觉到让人安心的温暖,有些迷糊地睁开眼睛,感觉到有人抱着自己,呢喃了一声:“妈妈。”


利威尔眉头一跳,反正这个小鬼这么久以来从来都没醒过,揉着艾伦头发的手对着艾伦的脑袋就是一拳:“谁是你妈妈啊蠢蛋!”


艾伦听到利威尔的声音一个咕噜坐起来,不可置信地看着利威尔:“兵……兵长!”


利威尔被突然醒过来的艾伦吓了一跳,但还是保持着面瘫脸:“别说话了睡觉。”


“我……那个……不是……兵……”


“睡觉,这是命令。”


艾伦这才战战兢兢地躺下盯着天花板,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那个香味,兵长身上的。艾伦好不容易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兵长,阿尔敏和我说他觉得半夜有人来过我房间,是您吗?”


“嗯。”


房间陷入一片寂静,艾伦偷偷用眼睛瞟利威尔,见他似乎睡了也不好再说话,却突然听见一阵猛烈的咳嗽声,艾伦急忙坐起身看到利威尔半撑着身体,用手捂着嘴,大量花瓣从利威尔的手和下巴的缝隙里落下。


山谷百合惊人的数量饶是利威尔自己也吓到了,扫了愣住的艾伦一眼,他恶狠狠地说:“不许说出去,睡觉!”


兵长难道是书上说的那种花仙子吗,艾伦这样想着然后僵直地躺下,倒是没再做噩梦,因为一直僵着所以最后累得睡着了。


过了几天终于找到机会和同期见面的艾伦悄悄地问了阿尔敏,知道了花吐症这种病症,同时也知道了得了这种绝症最后会死这件事,如同晴天霹雳,把艾伦的世界震得粉碎。


但见过同期们之后,捕捉女巨人的计划也开始了,利威尔和他是分开行动的,没有机会见到兵长。


之后的行动是一场血雨腥风,阿尼把自己封在了水晶里,同时试图融合自己。怎么也无法从后颈挣扎出来的艾伦感觉快要溺毙在那一片滚烫中时,墨绿色的身影迎面而来,就像自己堵上特罗斯特区的大门的时候,扑面而来的是兵长独有的干净清冽的气息。


“兵长……”作战好像没有成功……兵长……不要死……


艾伦来不及说出这些话就失去了意识,再睁眼时是在阿尔敏和三笠身边,看到兵长阻止了让继续用刀戳水晶的行为之后走向了团长。


虽然没能从阿尼身上得到任何情报,后续会有很多麻烦,但是艾伦还是没法把思绪从兵长身上移开,利威尔兵长宁愿死也不愿意吐露的感情,对方到底是谁呢?不确定对方的情感还是不能说还是没有机会说了?团长,韩吉分队长,还是佩特拉前辈?


这样想着,迷迷糊糊的艾伦被扶回了房间,疲倦地沉入深深的睡眠。


浅淡的花香萦绕在鼻尖,艾伦慢慢睁开眼,微微转过脸,看见靠在桌边睡着了的兵长。


平时总是凶巴巴的但是充满力量很可靠的兵长,现在因为受了伤还很疲倦的缘故,看起来有些憔悴,艾伦拿起自己的披风,小心翼翼地披在利威尔身上。


几乎在艾伦碰到利威尔肩膀的那一刻,利威尔就睁开了眼睛。


锐利的视线让艾伦一慌,披风轻轻落在利威尔腿上,急忙低头的艾伦没有看到利威尔看到他时瞬间柔和的目光。


紧接着利威尔就咳嗽了起来,虽然用手帕捂着,但还是有花瓣落下,洁白的手帕也沁上了血色,看起来触目惊心。


艾伦急忙凑过去顾不得利威尔的洁癖,轻轻拍着利威尔的背,伸手想去擦利威尔唇角的血迹,却被利威尔打开了手。


“啪”的一声在安静的房间里特别突兀刺耳。


利威尔看着悻悻收回手的艾伦无奈地“啧”了一声,韩吉说过碰到花瓣很可能会传染,他可不想看着这个小鬼“噗噗噗”地吐花,最重要的是,他一点都不想让这个小鬼去吻那个女人。


“兵长那么喜欢那个人吗?喜欢到会死也不愿意说……”


利威尔闻言眼睛一眯,随即撇开视线:“嗯。”


“只能是那个人吗?不管是谁都不行吗?”艾伦低着头,似乎在看自己的手,又似乎不是。他不停地告诉自己不要再说了,不要再问了,一定要兵长给自己下了死刑才死心吗?


“是。”利威尔的声音清清冷冷的。


艾伦猛地抬起头吓了利威尔一跳:“我……我有话对兵长说!”


翠绿的眼睛瞪得大大的,里面的光芒耀眼得不可思议,不是在地牢里时那种野兽一样的眼神,而是干干净净的,亮晶晶的,有点似曾相识的。


大概是两个人第一次正式的对视,利威尔沉默了片刻偏开视线:“如果是感谢之类的话就不要说了。”


艾伦整个人从被窝钻出来跪坐在利威尔面前:“不是的!如果明天就会死,那么在今天这就是一定要说的话,在兵长死之前,不,我一点都不希望兵长死去!光想到那样的可能性就让我觉得非常非常可怕,比被巨人吞掉还要可怕!”


艾伦鼓起全部勇气看着长官的侧脸,努力而笨拙地表达着自己的心意:“我觉得,兵长是非常耀眼非常厉害的人,虽然有点凶有点洁癖,但其实是非常温柔的人,我一直追逐着兵长的背影,可我不想永远站在兵长身后,我希望自己能够强大到站在兵长身边,我喜欢兵长!”


少年惊世骇俗的发言没有换来长官的一个眼神,利威尔不敢看艾伦,心中的欣喜波涛汹涌到要将他的心淹没,他怕看到艾伦的眼神他就再也移不开视线了,他怕那之后自己就没办法拒绝艾伦了。


“那只是对长官的崇拜而已,别说傻话了快点睡觉。”


“不是的!兵长您可以拒绝我但是请不要怀疑我对您的心意,我喜欢兵长!想和兵长一辈子在一起的那种喜欢,非兵长不可的喜欢!”


明明就是个小鬼,别喜欢喜欢的挂在嘴边啊,余光扫到艾伦无比认真的眼神,别用那种眼神盯着我啊,太犯规了臭小鬼!


“不行。”


艾伦仿佛被人卸掉了所有力气,缓缓地低下头:“也是,佩特拉前辈那么好……”


利威尔皱眉:“哈?”


艾伦看向利威尔:“不是啊……那是团长吗?”


利威尔开始想把这个小鬼的脑袋撬开看看里面是不是被什么堵住了。


“也不是啊……所以是……韩吉分队长?”


利威尔压制住自己打寒颤的冲动,扭头盯着艾伦,特别不爽地说:“不要做这么恶心的猜想啊蠢货。”


艾伦失落地垂下眼睑:“也对,我只是一个蠢得不行的怪物而已……”


利威尔按按眉心,啧了一声,这种笨蛋谁能放得下他自己去死啊。


最后一点点抗拒被覆灭。


利威尔伸手掐住艾伦的下巴强迫他与自己对视:“对,你就是一个笨得无可救药的怪物小鬼所以才会喜欢上我,所以才会整天急着送死,所以才会想一个人扛所有事情,所以才会把所有过错都归结到自己身上,连告白都不会谁要你整天想着明天就会死啊,给我好好想办法活下去啊臭小鬼,不是要站在我身边吗?随时随刻想着准备去死还不能认清自己到底是什么的白痴没资格站在我身边!”


艾伦有些愣怔,这算是……被彻底拒绝了吗?


利威尔看着呆愣的小鬼,无奈自己到底为什么会喜欢上这种笨蛋小鬼头啊!


“给我听好了,在我死之前,我的心脏就交给你了,好好保管!听明白了吗?”艾伦依然一副没反应过来的样子,利威尔简直想踹这个臭小鬼一顿,为什么会这么迟钝啊!某个没意识到明明自己也很迟钝的长官这样想着。既然这样,行动是最直接的吧,顺便把这个乱七八糟的病给治好。


利威尔一把揽住艾伦的后颈就要凑过去,然后就见小鬼突然瞪大眼睛往后退。


“等……等一下!兵长!”


嘁,还是没做好准备吗?算了,反正这个情况自己一时半会儿应该是死不了了,实在不行下次趁小鬼睡着偷亲一下好了。不顾艾伦的挣扎,利威尔的嘴唇最终轻轻落在了艾伦的眼角,温柔得像最轻最软的羽毛。


在艾伦反应过来利威尔就放开了他:“艾伦哟。”


“是!”


“如果有一天你失控暴走了,我还是会杀了你。”


“是!”


看着艾伦坚定的眼神,利威尔把手靠在桌边撑着头,不要这么冷静啊。


“所以给我好好锻炼你的力量吧,我的心脏还在你那里,别死了。”


艾伦傻乎乎地点点头,然后就被长官强行塞进了被窝。


“睡吧。”


利威尔看向窗外,手指轻轻叩击着桌面。


轻轻的敲击声突然停止,调查兵团兵长冰冷锐利的眼眸有了一瞬间的空白,嘴唇上柔软的触感带着少年的干净味道,比那种花更甜,更清爽。喉咙的不适感和身体的疼痛慢慢消失。


蜻蜓点水般的一吻后,少年猫儿似的飞速缩回自己的被窝,用被子挡住自己发烫的脸颊,拿眼睛偷偷瞄自己的长官。


啊啊,太犯规了。


“那个……兵长……现在不会死了对吧。”


利威尔特别不爽地瞪了撩了就跑的小鬼一眼:“亲都亲了当然好了,脑子被屎糊了吗!”


门外的阿尔敏紧紧拉着脸色黑如锅底的三笠,韩吉扯着埃尔文团长压在让身上:“利威尔一定是害羞了一定是害羞了对吧!太难得了!”


而快被压死的让觉得自己的脑袋已经转不动了,艾伦和他们相处起来跟刺猬似的,在兵长面前温顺得像小猫一样,他一直以为是因为害怕兵长,没想到!艾伦刚刚红着脸的那种表情,真是!太可怕了!


利威尔双手环在胸前,走到门口一脚揣上了门,回头恶狠狠地看着床上的小鬼,几乎是咬着牙挤出两个字:“睡觉!”


韩吉的鼻子被门板砸了一个正着,碎碎念着利威尔这个过河拆桥的死矮子。三笠紧紧握住了拳头,一言不发地转身走了,艾伦对他而言是最重要的家人,虽然她真的很讨厌那个死矮子,但是……艾伦开心……那就够了。


而利威尔后来碰到阿尔敏和让一起拿着盆去澡堂才惊觉这个金毛小个子是个男孩子,自己居然吃了这个小子的醋,实在是蠢得不行,绝对不能告诉艾伦则是后话了。


最后一朵山谷百合没有消失,静静地躺在桌子上,人类最强和人类希望,即使会很艰难,但幸福还是会到来的,一定。


 


Fin.


话说突然想到如果不算漫画的话,
动画第一季最后小天使睡觉去了吧,
第二季开头还在睡,
所以说……我们的小天使……是睡了四年吗……
这样和机油吐槽的时候,
机油说你可以去开一个睡美人的坑,
我表示不行啊,
毕竟还有一个Beauty &Beast的坑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填
以及花吐症paro到此结束啦,
谢谢大家的喜欢,
不要大意地给我留点评论吧~!

评论

热度(102)

  1. 江小喵辰时海 转载了此文字